°ღ 爱相随ღ°

2015年9月9日星期三

正能量双修营


5/9/2015~8.30am-6pm
正能量双修营

我是因为看中‘正能量’哪三个字而来的!我要正能量!!!


感谢~我心爱的两位家人陪同我一起上课!
我爸爸很厉害,全程完全尽力配合,没有说累,没有说要睡觉。
我家老板也不弱,他也投入生活营里的课题与活动。
我呢~当然很感恩主办单位搞个那么棒的生活营!

尤其是主席林宝莱也教导大家笑瑜伽和瑜伽呼吸法
这时段我感觉我回到幼儿园。哈啊哈哈

来自新加坡的营养食疗高级顾问关素菁导师
介绍自己曾经在国际著名药厂研究治疗癌症的西药,
数年后却改变跑道,研究营养食疗,只因为父亲多年前患胰岛癌,
被判断只有三个月的寿命,然而,在她采用营养食疗后,
父亲奇迹般的至今乃健康得存活着。
(资料来源:新山癌症互助学会
正能量生命勇者群组发起人张玮芳分享她十年来和癌细胞共存的心路历程,
其中包含生命影响生命、如何把正能量找回来、内在的力量是主动或被动。
参与者对她在面对身体多处发现癌细胞的当儿,还能坚强的克服一切困难,
其非凡的毅力,让人肃然起敬。
(资料来源:新山癌症互助学会




以下资料自网络
抖掉僵硬,吐出壓抑,活出開心自在

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全身柔軟,身體像活水一樣,
情感表達也哭笑自如,沒有壓抑。遭遇驚恐也會發抖,
自然的抖掉恐懼所引起的生理毒素,
在成長的過程中身心較僵硬的大人會干擾小孩的天性,
經由大人的打罵、恐嚇、憤怒的眼神,和不准哭、不准笑、
不准出聲講話等等許多規矩,小孩子柔軟的身體開始僵硬
,呼吸也憋住,天生的活潑喜悅被焦慮、緊張、
憤怒或麻木所替代,如果再加上手術、意外受傷、
失去親人的經歷,一切超出身心所能負荷的驚恐,
這些能量會卡在後腦幹,干擾到自律神經系統,影響呼吸、
心跳、血壓、消化液的分泌,造成身體上的些許干擾,
引起後來的疾病。




體儲存了所有身心的記憶,包括我們完全忘掉的驚恐創傷,
止觀靜坐或內觀即是藉由身體的感受反應清理身心
沒有疏解的能量,身體的感受只有「現在」「當下」,
不管是痛或冷、熱、舒適,只要客觀的去體會觀照,
即達到疏解的功效,深層積壓的能量需在長時間
寧靜的狀態下才能釋放,因而一期止觀靜坐至少十天,
才能達到明顯的效果。

在西方,近代對身心能量的認識有深入研究的是
奧地利心理醫生Wilhem Reich,
他將人的個性與身體肌肉的「武裝」或僵硬程度連貫一起,
這是自衛反應,引起身心的特質。
他的學生中有Alexander Lowen醫生在一九四○
到一九五二年之間向他學習,後在Reich(利赫)
的研究心得建立了生物能量學Bioenergetics,
他分享他一次去接受個別輔導的經驗,
讓他深信身體儲存了所有的記憶,他躺在床上雙腳平放
,膝蓋彎曲,然後利赫醫生叫他用嘴巴呼吸,顎放鬆,
隔了一會兒,利赫醫生說你沒有呼吸,原來他的胸部不動,
Lowen醫生再次的更深呼吸,過了一會兒,
利赫醫生叫他頭仰後,睜大眼睛,沒想到他發出尖喊聲,
但情感上沒有特別反應,
Lowen醫生繼續接受輔導,
都有尖叫聲出來,一直到九個月後他才記得引起這驚恐
叫聲的原因,他看到他的母親發怒的眼神,
事情發生在他九個月大,他躺在屋外的推車裏,
母親在屋裏忙,他哭叫要媽媽,媽媽出來時很生氣,
沒想到那發怒的眼神在他的身心內留下了信息,
之後他做輔導時,再沒有尖叫,所幸在他成長過程中,
那是唯一的一次母親以怒眼看他,平常都是慈祥的眼神,
試想被怒罵出來的孩子,父母厭煩的眼神,
身心收攝多少干擾,Lowen醫生提到眼睛容易積存
壓力和恐懼,他認為近視眼是恐懼能量
的凍結,因為恐懼時眼球會凸出,睜的大大的,
Bates醫生改善視力的方法之一即是釋放眼睛的壓力,
曾是瞎子用Bates的方法恢復視力的Meir Schneider,
每天雙手掌蒙住眼睛放鬆幾小時,他眼睛周圍的肌肉會顫抖,
二個月後才完全放鬆,視力也開始恢復。平常深呼吸,
放鬆脖子肩膀都會改善視力,看書看電腦最好每半個小時
閉上眼睛休息一分鐘,同時深呼吸,再往上看一下,
有時往上看時頸子會抖,釋放壓力。

藉由身體釋放積壓的情感我個人曾有體會,
六年前在父親過世幾個月之後,我去做印度式的油按摩。
當按摩師一碰觸我的腿時,眼淚就不停的流,
在整個過程中和最後做蒸氣澡時,淚水沒有停,
悲傷藉由身體釋放出來,因而我一向建議失去親人時,
最好去做按摩。




珈、太極拳、氣功都能協助釋放能量,然而深層的驚恐,
則用抖動來清除較有效,抖動是動物在驚恐之後的共同反應,
人類也一樣,只是我們的大腦可以壓抑這種自然反應,
這些年來天災和戰爭的難民愈來愈多,成千上萬的人都有
驚恐後遺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從戰場回來的軍人,死裏逃生的難民,
無論恐懼引起原因是炸彈還是地震或海嘯,
這些人很難過正常的生活,卡在驚恐的反應,也許是麻木,
也許處在對抗,也許魂不附身逃避,普遍的睡眠不正常,
惡夢、容易暴怒、分神、情緒低落、容易受驚、
冷漠與人有距離,孤獨、疑心很重等等。
這些症狀也出現在公司經歷大動蕩時員工的身上,
目前輔導驚恐後遺症經驗最多的是David Berceli博士,
貝博士多年在非洲、中東戰亂地方做慈善事業,
他見到這麼多需要清除驚恐的人們,他們不能有機會得到
個別輔導,因而他在生物能量學的基礎上和實際經驗設計
出一套簡單動作,能激發抖動,消除驚恐的能量,
他已教了一百五十萬人這套方法(註),
僅去年他就去了23個國家,身體自然康復反應是不分國籍、
種族、大人、小孩的,難民、軍人經過抖動,
失眠的可以入睡,抖動直接進入腦幹,驚恐儲存的地方,
只要能抖就能疏解壓力。




博士在災難區的觀察認識了這一點,一次在一個非洲國家
在防空洞躲炮彈時,每一個大人都抱著一個小孩,
每當炮彈靠近時,小孩子們都會發抖,但大人沒有,
之後貝博士問為何他們沒有反應,
他們說必需抑制住抖的反應,以免讓小孩們更怕。

貝博士也觀察到自衛的反應是回到胎兒的姿式,
身體向前傾,身體前面的肌肉是屬交感神經,
背後肌肉是副交感神經支控,當我們向前傾做電腦或看書時,
最好抖一下以促進副交感神經反應,或放鬆反應。




體抖動是很多文化中都有的,包括中國,
有二千年歷史的外丹功是以「翹指」啟動抖動,
在十二式中只有二式沒有抖動,有病治療,沒病返老還童,
提升能量。第一式預備式是抖的基礎,雙腳肩寬腳平行站,
眼睛平視遠方,雙手垂直食指向手臂伸展(向後翹),
自然呼吸,剛開始也許只有麻熱的反應,可以自己帶動手臂,
上下動,之後,氣疏通之後,會自己抖動,自己抖也有功效,
由手臂會帶動全身動,一旦動之後,讓身體自然反應,
需突跛大的阻塞時會抖的大,然後就是細微的抖動,
可以一次十五到三十分鐘,剛開始五到十分鐘就夠了,
如果能持續三個月每天做,效果較明顯,
貝博士也建議要一星期做三次,每次二十分鐘的抖動,
三個月的時間才能將深層壓力釋放。


(一下动作便是生活营里的叶明蓉中医教我们做的)
除此可做下面釋放方法(我自己的心得)

1.
呼吸是直通腦幹,深呼吸可以釋放積存的驚恐創傷,
可從躺著開始,雙腳平放,膝蓋彎曲,吸氣吸到小腹,
吸到整個胸腔,前胸後背都吸足,之後吐氣,
吸進僵硬的身體部位,吐氣時可以用嘴吐氣,
一吸一呼輕鬆自然,如果有聲音想發出來,可以出聲。
也可以口吸口吐,顎骨放鬆,開始做個五到六分鐘,
如果全身放鬆,深呼吸也會啟動身體抖動。


2.
雙腳平行站著距離兩步寬,手自然垂直放身兩旁,
半蹲下,蹲的程度看肌肉的鬆緊,尾骨往後伸展,
一共伸展放鬆做九次,此時腳也許開始抖動,
如果不動再伸尾骨,放鬆九次,尾骨是身體能量的一個開關,
伸展放鬆尾骨自然開啟能量,
抖動從下身到背、頸子、頭部做幾分鐘或更長。


3.站或坐,十個指頭同時手背方向伸展,再放鬆,
做九次,手臂也許會開始抖動,抖到身上。


4.
坐或躺著將腳趾和腳背伸直,再放鬆,一共做九次,
整個腿會抖動,一次做一條腿,
不同的姿式會疏通不同的阻塞,
睜眼和閉眼也會帶動不同的能量,在抖動的過程中觀照自己,
不必刻意或用力,輕輕鬆鬆,當情緒湧現時想哭想笑都隨他,
想出聲就出聲,大的驚恐可以分多次清除,
覺得超負荷時隨時就停下來休息,下次抖動時身體會記得。


當阻塞的能量被疏解,身心都會舒適自在,充滿歡喜,
人的愛心也會增長,這是自然現象,
貝博士觀察到驚恐和創傷會造成人們許多殘暴的反應行為,
變成惡性循環,只有清除驚恐才能有安祥和平的
家庭、社會、國家,傳出外丹功的張志通老師的
一個心願就是藉由外丹功帶給世界和平,
也只有抖掉身體內的僵硬驚恐,人們才會和諧、
友善共處,也許這是這個時代所迫切需要的良藥。











灵性按摩师叶明蓉中医师指导大家“释放压力创伤运动法”。
此项运动是国际知名心理医生Dr.David Berceli所开创的。
现代人有太多的情绪压抑,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很多后遗症,
如精神压力疾病或甚至癌症,叶医师对类似的疾病深感无奈。
所幸,当她知道这简单易学的运动可以帮助自己清理和疗愈,
就满心欢喜想跟大家分享,创造更美丽的人生。
活动结束前,营员和义工分享各自的体会和感想。
虽然短短的数小时,大家内心却充满温馨、祥和、感恩和感动,
正能量也开始酝酿,期待更好的明天
左起 :叶明蓉中医,张暐芳勇士,我爸爸,我家老板,靓师奶


没有评论: